17.08.2013

17.08.2013

1260x360

从立春到惊蛰,从春分到谷雨,我们默默地默地眷恋着,迷蒙地回想着,爱着,又恨着,这年年依约而至却不告而别的春天。

918x675_1

我听门前的流水说西溪之畔第一朵朝南的梅花已经绽放,还请她把春的消息带给遇见的每个人,可是春天真的来了吗,虽然窗外的风还那么凛冽地呼啸而过,苍黄的土地上还没有一丝新绿的痕迹,溪声笑着告诉我,用不了多久就会有浅浅的水草打它身边边经过,阳光开始跳跃在枝头上。几场春雨之后,菜花田里宛如洒遍西天余辉的碎波,又像映着无数星眼的碧落。枝头的桃花是三月脸上的一个青春痘,燕子啄开后才笑成了一片红晕。烂漫的樱花会开成年华腮边的一颗朱砂痣,春风吻过后才羞作了一种粉色。各种斑斓与缤纷毫不吝啬地挥洒在这片大地上,任由你镜头的采撷。如果错过了太湖的梅花,那么还有武汉的樱花、丹巴的梨花、婺源的油菜花、林芝的桃花……多少次匆匆回到家之后又匆匆地背起包出发,只希望春天离去的背影慢些再慢些,好让自己再多摩挲一下她裙裾的余香。可是等到岭上白云飘过你的心头,一夜的布谷声中已经唤不来她的回眸。从立春到惊蛰,从春分到谷雨,我们默默地默地眷恋着,迷蒙地回想着,爱着,又恨着,这年年依约而至却不告而别的春天。据说若是真正开悟之人,从一粒砂可就以看到所有山川,从一片叶就可以体味整个春天。世界对于他们已经不再有行走的必要了吧。幸好我等愚钝,恐怕终其一生不会有这样的觉悟,时间流逝与季节更替依然是一个永恒话题,尤其是对于热爱行摄的我们,往往为了追寻那些四季飘渺的衣香鬓影而乐此不疲。

918x675_2

918x675_3

918x675_4

青简
Sina Weibo

Top
Our Brands